• 醫院新聞
  • 媒體報道
特別報道|醫校共建近視防控圈 守護青少年視力健康 市眼科醫院打造近視防控的寧波模式
發布處室:醫院辦公室????發布日期:2021-11-08????作者:????閱讀次數:
【文字 】【關閉窗口】保護視力色:
  • 2021年秋季剛開學,寧波市眼科醫院就對市區幼兒園啟動了新一輪視力篩查,把近視防控前移至學齡前兒童。這是寧波啟動醫校共建近視防控圈之后,推出的又一前瞻性舉措。

        

    2020年,寧波市教育局聯合寧波市衛健委試點醫校共建近視防控圈,寧波市眼科醫院以高度的社會責任感,通過與學校深度合作,發揮醫院資源優勢,聚焦提升全民近視防控意識,制訂校園近視防控方案,建立學生視力檔案,開展科學用眼護眼健康教育……到2020年,我市中小學生近視率較上年下降1.3%,成效顯著。其間,專家們在中小學進行視力篩查時發現,小學一年級孩子的近視率也普遍提高,因此把近視防控工作提前到幼兒園。

        

    如今,這種基于地緣輻射的醫校近視防控合作體,正在向近視防控的群防群治穩步推進。這種守護青少年視力健康的寧波模式,將為孩子們的近視防控提供新的范本。



    把脈學校近視防控 專家進駐

        

    截至目前,寧波市眼科醫院已委派15名眼科專家,一對一進駐防控圈內的學校和幼兒園。結對專家首先針對教師、校醫和志愿者隊伍,進行包括視力檢測、電腦驗光技能和近視矯正基本方法等在內的近視防控技能進行培訓,提高他們應對近視相關問題的處理能力。

        

    進駐專家發現,部分學校教室的采光和照明不夠理想。經過調研,不少學校都存在同樣的問題。市教育局高度重視,時隔不久,寧波所有中小學都對教室的采光和照明環境進行了檢測和改進,目前已全部達標,為學生的近視防控提供了環境保障。

        

    青少年近視防控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涉及到政府、學校、家庭、醫院、社會……需要全社會共同發力。專家進校園,帶來了定期的近視防控科普宣傳,通過近視防控授課和義診,老師、學生和家長的愛眼護眼意識得到極大提升。

       

    寧波市兒童青少年近視綜合防控專家指導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袁建樹表示,當前要重點解決老師和家長面對學生的近視問題時,除了想到看醫生、限電視外,“無從下手、無所適從”的心理。最重要的是接受對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的科普知識學習,把近視防控和學生健康與學習成績擺到同等重要的位置,同時規范家長的自身用眼行為,保證孩子足夠的戶外活動,減少課外補習,控制電子產品使用,避免不良用眼,及早預防干預。要避免學生在校期間建立的良好用眼護眼習慣,回到家里一切照舊放任自流,讓近視防控又“一夜回到解放前”。

        

    目前,學校對學生近視防控的重視,已遠遠超過以前任何時候。教室采光改善了,課間休息和戶外活動時間也落實了,各學校對學生視力篩查和建檔基本上做到了全覆蓋。今年以來,多所學校還提倡學生午睡,減少作業和學科考試,所有舉措旨在加強近視防控,讓孩子們的近視發病率降下來。

        

    發現問題跟蹤隨訪 篩查建檔


    前幾天,寧波市眼科醫院眼視光中心主任周磊醫生在幼兒園篩查時,發現一名3周歲的小朋友有單眼近視現象。經散瞳驗光,其右眼遠視為100度,左眼近視竟達850度,雙眼度數相差950度。

        

    單眼已近視到如此程度,家長竟然還不知情。如果不是這次篩查,不知道還要耽擱多久。周醫生說,單眼弱視往往容易忽略,孩子一只眼睛能看清物體,可以正常學習和生活,如果不進行篩查,可能就會耽誤治療。

        

    查出孩子的視力問題后,幼兒園給孩子建立了視力健康電子檔案。周醫生說,接下來將通過戴鏡等手段對他的視力進行矯正,并跟蹤隨訪,叮囑家長帶孩子定期到醫院復查。

        

    共建近視防控圈后,圈內所有學生都有了自己的視力健康電子檔案。結對專家利用醫院的專家團隊,定期對學生進行眼部檢查及視力檢測,然后將數據錄入視力健康電子檔案。視力異常或有可疑眼病的學生,專家會第一時間告知并答疑解惑,做到早發現、早干預和早診治。

        

    周醫生介紹,視力篩查的意義在于能及時發現視力健康隱患。有的孩子明知視力不好了,但因害怕家長責備等各種原因,沒有及時告訴家長。今年5月,他到一小學給四年級孩子義診。他跟孩子們說,如果覺得視力有問題或者看黑板有模糊現象,可以來問醫生。結果大約有1/3的孩子排著隊,都覺得視力可能出了問題。

        

    周醫生問他們有沒有跟爸爸媽媽說過,絕大多數孩子都搖搖頭說,不敢告訴大人。詳細詢問,原因很多。有的說戴眼鏡不好看,怕同學取笑;有的說不方便,上體育課時會受影響;更多的則是怕家長責罵,特別是怕家長知道自己近視后不讓玩手機、看電視,所以很多孩子剛出現看不清黑板等現象時,都選擇了隱瞞,到后來感覺越來越嚴重了,才不得不告訴家長。

       

    周醫生說,通過視力篩查發現這些問題后,他們會根據普查數據,對孩子接下來的近視防控提出個性化建議,通過其本人、家庭和學校三方聯動,從用眼衛生、使用手機時間、戶外活動等多方面著手,對孩子的視力健康進行干預,最大程度上延緩孩子近視的發生。

        

    2019年起,寧波市眼科醫院在對小學生視力篩查中發現,小學一年級近視率普遍提高,這也就意味著,近視防控工作應當提前至幼兒園,而不是到小學才進行干預或科普。

        

    視力問題趁早干預 防控前移

        

    今年9月初開始的幼兒園視力篩查還在繼續,從目前已篩查的3000多名學齡前兒童的視力情況來看,遠視儲備普遍不足,如不進行干預,小學一二年級就將邁入近視行列。

        

    另外,還發現眼睛近視的孩子也不在少數。有個幼兒園小班的孩子,剛3周歲,篩查發現問題后經電腦驗光,一個眼睛的近視已經接近100度。問了一下,那么小的年紀,居然已經上了幾個月英語啟蒙網課。

        

    近視防控提前到幼兒園,這是共建近視防控圈后,專家們針對小學一年級就篩查出很多近視的孩子后,提出的前瞻性防控策略。

        

    近日,在寧波市眼科醫院兒童眼病中心門診,龍永華主任醫師接診了一個6歲患兒,左眼近視200度,右眼遠視儲備也僅存50度。經檢查,患兒一眼為外斜視,但已經過了最佳干預期。龍永華認為,斜視及早發現和干預對兒童近視防控非常有意義。斜視所表現出來的注視是單眼注視,這樣將逐步影響雙眼的視覺功能狀態,就像照相機無法精準對焦導致成像慢、成像質量差,從而導致視疲勞的發生,而多注視的那只眼會更早出現近視。因此,對于單眼近視的孩子或者單眼近視發展過快的孩子,一定要排查斜視,進行視功能狀態評估。

       

    袁建樹表示,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重點在防,關鍵在于嬰幼兒階段。當前我市對0到6歲的嬰幼兒,尤其是幼兒園階段的近視防控還存在不少短板,沒有十分重視游戲和體能訓練在3-6歲兒童成長中的價值,幼兒園“小學化”教育現象普遍存在,電化教育(電視、投屏、平板電腦)成了部分幼兒園日常教學工具,每天2-3小時戶外活動得不到保障,這些都嚴重影響兒童的視覺正常發育,加速眼軸過早延長,造成兒童生理性遠視儲備不足,終究造成不可逆的兒童青少年近視發生。因此嬰幼兒時期的近視防控意義遠遠大于小中學時期,幼兒園時期孩子視力保護一分疏忽,便會造成青少年近視百倍危害。

        

    專家建議家長建立一個屈光檔案,如今已被很多家長接受。

        

    專家建議,三四周歲開始,給孩子做一個系統的眼部檢查,包括視力、度數、眼軸、角膜曲率以及眼壓等,保存好這些檢查結果,每半年至一年再做檢查進行對比。特別是眼軸,是判斷近視風險最準確、最敏感的指標。眼軸的不正常增長會在發生近視的前兩年出現,所以通過眼軸的變化,可提前預測近視的風險。父母一方或雙方有高度近視的,孩子容易近視加深。表現為眼軸增長的速度比較快。可能小孩子現在度數是正常的,但遠視儲備不足或者遠視度數下降得太快,這種情況近視的風險很大,就很有必要提早做近視防控。所以建立屈光檔案可提早發現近視,及時治療,大大降低高度近視發生的概率。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妓女爱Xx视频